《轻松学佛法》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经文读诵 >> 佛说大乘无量寿 >> 内容

净土大经解演义(第五七六集)

时间:2011-11-7 19:05:40 点击:

诸位法师,诸位同学,请坐。请看《大乘无量寿经解》第七百六十三面第二行,这是一个大段落,我们从这个地方看起:

  「欲证菩提,当求善友。求友之道应如《圆觉经》所云:末世众生,将发大心,求善知识,欲修行者,当求一切正知见人。心不住相,不着声闻缘觉境界。」我们看到这个地方。这是说末法时期,正是我们现代这个时代,我们想学佛,我们学佛能不能成就,关键是在老师。善知识就是老师,这个经上讲的善知识、善友都是老师。如果求到真的好老师,你肯定有成就,所以老师跟我们的关系非常密切。老师的条件,我们在年轻的时候,初学佛,老师教导我们,首先老师告诉我们,老师跟学生是缘分,可遇不可求。我们做学生的,想找一个好老师不容易,可是老师要想找一个好学生更不容易,到哪里去找?真正是古人所说的,这桩事情可遇不可求。现在我们明白了,这桩事情是与过去生中善根福德因缘有密切关系。到这个世间来,跟父母的缘、跟老师的缘、跟兄弟的缘、跟同学的缘都非常深厚,没有偶然的。没有因缘,永远不会聚头,只要我们细心观察、体会就能发现。

  我们知道要求好老师了,「欲证菩提」,就是我们想学佛、想成佛,「当求善友」,要求好老师。「求友之道」应该像《圆觉经》上所说的,《圆觉经》这一段经文完全是讲我们现代这个时代,末世众生。我们求善知识,我们想修行,我们想在这一生有个好的结果;这个结果,就是我们的理想、我们的愿望能够实现。当然最好的老师是真正开悟的人,中国大乘里面所说的,大彻大悟、明心见性,这是第一等的善知识。这里就是教给我们,「一切正知见人」,什么是正知见?「心不住相」。我们要留意,心不住相,心才真正清净;心要住相,心里就有相,有相心就不清净。这句话要用《坛经》来解释,惠能大师所说的「本来无一物,何处惹尘埃」,就是心不住相。惠能大师说的,真心是空寂的,什么都没有,就显真心,真心里头没有相。现在科学家讲得很具体,什么是相?相是现象,科学家把宇宙之间的现象归纳为三大类,物质现象、精神现象、自然现象,这三大类就包括尽了。心有没有?心这三种相都没有。所以,心要有相,心就坏了,心要没有相,那心是真的。那个心起作用可不可思议了,那个心里有无量智慧、有无量德能、有无量相好。佛在《华严经》上所说,「一切众生皆有如来智慧德相」,就是指这个。

  可是心里要是住相,把外面这些拉拉杂杂的相放在心上,我们的心就被染污了。这个染污就叫做妄心,诸位要晓得,妄心跟真心是一个心,真的是一不是二。住相就叫妄心,不住相就叫真心,就是心里干干净净,什么都没有,这就是真心,有一样东西就是妄心。哪一样东西?「我」,有了我就糟了,有了我那是染污的根源。我是怎么回事情?真心一有波动现象,这个波动现象非常快,频率非常高、非常快。就是弥勒菩萨所说的,「一弹指三十二亿百千念」,我们把它换算出来,是三百二十兆,这一弹指。它的频率,振动的次数是三百二十兆,这一弹指之间。现在我们科学都是用秒做单位,时间单位,一秒钟我们能弹多少次?我能弹四次,我相信有比我弹得更快的,力量比我更强的。如果算弹五次,五乘三百二十兆就是一千六百兆,一秒钟振动的频率一千六百兆次。就是说真心起了波浪,这个波浪非常非常微细,不但我们不知道,大乘教里佛说,七地以前都不知道,也就是说七地菩萨那种定功还不能发现。到八地就发现了,八地这个定深了,八地菩萨见到了,一秒钟一千六百兆次的微波,八地菩萨看到。八地以上,九地、十地、等觉、妙觉,换句话说,五十二个菩萨阶级里头,最高的上面五个阶级都看到。不是假的,不是一个人看到的。释迦牟尼佛不是说我一个人看见的,许多人都看见,八地以上全看见,这事情就不是假的。

  这一动就叫妄心,就不叫真心,随着妄心就冒出一个我来;本来没有我,就冒出一个我来了。这个妄心叫阿赖耶,梵文的名词,阿赖耶的意思是含藏的意思,就是包罗万象,是这个意思。这虽然是个妄心,它包罗万象,什么现象都在其中,都在里头出现。我们无知,执取,就是执着、取相,这就是讲住相,取阿赖耶的见分一分。阿赖耶的见分无量无边无数无尽,他只取一分,那一分当作什么?当作我。我们现在讲灵魂,取那一分当作我,不知道整个阿赖耶是我,只取这一分,你说糟不糟糕?你看阿赖耶的相分,遍法界虚空界物质现象全是阿赖耶的相分,执着这个身叫我身。都是执着一点点当作我,不知道全部是我,这忘掉了,全部是我。所以真正觉悟的人,他是什么心态?遍法界虚空界一切法皆是我,那真的觉悟了。

  真的是我,从这里又生起了,连带发生的,三个烦恼,这是烦恼的根。你看,有了我,跟着我连带起来,我爱就起来,我爱是什么?贪心;我痴,愚痴,愚痴是什么?事实真相不明白了;第三个,我慢,傲慢,傲慢就是瞋恚的一分。所以,贪瞋痴跟着出来,贪瞋痴叫俱生烦恼,它不是学来的。最初迷阿赖耶见相二分以为是我的话,它就跟着起来,根深蒂固,要知道这个烦恼的根源,它的厉害。这样一来,愈迷愈深、愈陷愈深,往下堕落,愈陷愈深。堕落到最深的,无间地狱,堕落到浅的,四圣法界,全堕落了。因此,我们真正想学佛,首先你一定要知道,心不能住相。我们无量劫来就已经住相,执着阿赖耶见分的一分当作我,那就是灵魂,在六道里头投胎,搞这些把戏;执着物质现象这一分做为我的身体,要晓得这是全都错了。你用这个心、用这个身造无量无边罪业,果报,造作罪业它有反应,反应就是果报,果报就是六道轮迴。所以,六道轮迴从哪来的?你自己造的,你的善业、不善业混合造成的。善业是人天两道,不善业是畜生、饿鬼、地狱,统统是你自己造的,外面真的没有,自性里头确实没有。所以,心不住相就对了。

  我们现在学佛明白这个道理,一定要把《金刚经》这一句经文时时刻刻拿来做观照的根据,我要依照这个来做观照。这一句经文就是「凡所有相皆是虚妄」,你常常想这个。想这个怎么样?慢慢你就能把相放下了,你就能回到心不住相,这才能返本还源。我们不可以瞧不起古人,古人做到了,心不住相,我们跟他比差远了。也就是古人的心清净,清净心生智慧;我们现在心杂乱,杂乱心生烦恼。烦恼不能解决问题,智慧能解决问题,这就是我们为什么佩服古人,为什么要相信古人。我们举出一个道理,你就没话说了,古人的心比我清净,就这一条就够了。我们心不清净,他心清净,我们放不下,他能放下,他这个本事就比我们高。释迦牟尼佛十九岁放下烦恼障,三十岁放下所知障,我们有这个本事吗?放下烦恼障得大自在,放下所知障开大智慧。智慧、德能、相好都是自性里头本来具足的,不是外头来的。外面所学的是知识,从内心里面往外放的那是智慧,智慧能解决一切问题。智慧那个能量不可思议,最近的这些量子物理学家才发现。

  这个心不住相是头一个条件,也就是老师真能放得下。从哪里看?老师没有自私自利,老师没有名闻利养,老师没有贪瞋痴慢,这是好老师,这是真正善知识。他对于自私自利、名闻利养、贪瞋痴慢没有放下,他是凡夫,跟我差不多。看人从这里看,不是听他讲,他讲的东西他有没有做到?这个地方讲,能说不能行,这不是善知识。前面我们读过,《仁王经》上讲的,《仁王般若经》讲释迦牟尼佛的法运,讲得好,正法、像法、末法。什么叫做正法?有讲经的人,有修行的人,有证果的人。讲经,他听经听了开悟、明白了,真正明白了他自然放下,放下就叫修行。修行没有别的,从初发心到如来地,就是放下。像五十二层楼一样,我放下第一层,我就上了第二层,放下第二层我就上了第三层,就这么回事情。你把下面五十一层统统放下,你就到顶楼,五十二层了,不放下上不去。智慧帮助你放下,智慧告诉你,你现在并不圆满,上头还有,还要往上去,再放下。我初学佛,第一次见出家人,就是章嘉大师,我就向他请教这个问题。我接受方东美先生的教诲,知道佛法殊胜,知道佛法好,佛门里面有没有简单、容易的方法,让我很快就能契入境界?我问了这么个问题。老师告诉我,有,六个字,「看得破,放得下」。真的,看破帮助你放下,放下又帮助你看破,所以就这两句话相辅相成,从初发心到如来地。看破是智慧、是学问,放下是功夫。放不下,你不能向上提升,你永远站在这个地方,一定要放下。你找善知识就从这个地方去观察,细心去观察你就不会认错人。你看「心不住相」,说明他的心清净平等,清净平等一定觉悟,大彻大悟,这真善知识,是好老师。

  再看,他「不着声闻缘觉境界」。声闻缘觉也不错了,小乘,心量不大,也挺慈悲的。你找到他,他会帮助你,他会教你;你不找他,他不来找你。不像菩萨,菩萨观察你根机成熟了,他主动来找你;他看到你这个人能信、能听得懂,菩萨就来找你。所以菩萨心量大,普度众生。声闻缘觉的心量比较小一点,只度跟自己有缘的众生。跟自己没有缘,这个人来找他,他看了不太舒服,讨厌你,不教你,不理你。菩萨不然,菩萨主动找人,所以他不是小乘。下面是在日常生活当中,你看看「虽现尘劳」,他示现在人间,工作很多、很繁忙,事很多,但是心清净。我们要细心观察,真看到了。我这三个老师,是跟李炳南老居士的时间最长,我跟他十年。我跟诸位报告过,李老师日常工作量,至少是五个人干的事情,也就是一个人要干五个人的事情。所以工作量很大,休息时间非常少。饮食非常简单,一天吃一餐,吃的量很少。跟他见面,要在一个星期之前去登记,给你排时间,一个星期之内插不进去的,他时间都排满了。这样忙碌,但是心很清净。怎么知道他心清净?他睡眠少、饮食少。

  要知道人身体是一部机器,机器要运作需要能量,能量就是饮食。物质的能量和精神的能量,这两种能量支持着他。精神的能量那是信仰,三宝加持,物质的能量就是饮食。为什么我们一般人要那么多的饮食?三餐还不够,还要吃二、三道点心,晚上还要吃宵夜。那是什么?能量补充,就是你的能量消耗太大,要不断补充,补充不上你就生病,你就没精神了。你那个身体是个大消耗量,像我们现在开车一样,耗油的车。修行的人是省油的车,一样跑得快,一样跑同样的距离,他一点点燃料就够了。到底我们这个能量消耗到哪里去?我跟老师讨论这个问题,是我在学他日中一食,我学了八个月我才告诉他。我提出我这一点心得向他老人家请教,我说在我的想法,应该是百分之九十到九十五的能量消耗在妄念,胡思乱想,真正劳心劳力消耗能量都不多。老师给我做证明,这个看法是正确的,他给我作证。我们的妄念愈少,你消耗得就愈少,所以李老师那么大的工作量,他没有杂念。他所做的事情都是利益众生、利益社会,没有一桩事情是自利的,自私自利的没有,没一桩这个事情,连念头都没有。所以,从这个地方我们了解,你消耗到哪里去了。恢復正念,正念就是心不住相,心地清净,消耗量就少了,工作量可以提升,消耗量减少。所以「心恆清净」。

  「示有诸过,赞叹梵行」。日常生活当中,你说在这个时代,你做这么多事业,你不能不应酬,你不能不交际,有的时候也有过失,在所不免。虽有过失,怎么样?承认自己有过失,并不隐瞒,而且对于没有过失的人赞叹,应当要学他,别学我,这是真善知识。这就是中国古人讲的「隐恶扬善」,看到别人的好处要赞叹,看到别人有过失不必说,不要放在心上,隐恶扬善。社会人人都愿意做好事,社会才安和、才健康、才稳定,没有批评的,只有赞叹的。佛门也不例外,古来祖师大德教弟子,「若要佛法兴,唯有僧赞僧」。出家人互相赞叹,佛教就兴旺;出家人要是互相批评,甚至于自赞毁他,佛法就灭了。我们是做一个復兴佛法的,还是去做灭亡佛法?

  要知道这是末法时代,末法时代的人业障都深重,有过失在所不免。古德说得好,「人非圣贤」,出家学佛了,你不是佛菩萨,你怎么会没有过失?「过而能改,善莫大焉」,这个对的。前几天有人来告诉我,他说「法师,你们印的经本」,经的名字是我题的几个字,我题的字好像有名字。他说「法师,国内讨厌你的名字,你把名字去掉好不好?」好,去掉,法流通就好。叫我把名字去掉的人,我感恩他。为什么感恩他?名是假名,也会帮助自己贡高我慢,名字去掉好。从今以后我给人题字都不用名字。我感恩他,人要有实德,不要有虚名。我们连实德都没有,再要个虚名这就是罪过了。所以他的提醒我们要感恩,我们不能责怪,责怪那我们就错了,我们用感恩的心就对了。毁谤我的人、批评我的人、陷害我的人,你看看我每天讲经,两次给他迴向,讲经功德供养他。决定不能跟人对立,对立你就错了,你不是学佛,佛法头一个破我见,第二个就是破对立,边见。为什么?你住相了!我们给人题个字,后头不落款,不住相,心不住相。这是经上佛教给我们的,何必要着相?所以是好事,不是坏事。

  还有人告诉我,有些地方要把这些书统统烧掉。我说谁说的?政府命令。烧,我们决定服从政府命令。为什么?歷史上三武灭法,佛门的子弟,出家在家没有一个反抗的,你看看歷史,没有一个反抗的。佛弟子是最好的公民,国家叫我们怎么做,我们就这么做,绝对服从。叫我们停就停,叫我们解散就解散,一定要听话,要做出好样子,听话就是好样子。将来下面一个朝代起来了,那个皇帝:佛教徒这么听话,这么好的公民,我们要护持。过去歷史不就是这样的吗?你看灭法灭了五、六年,底下一个皇帝知道了,马上拥护、护持,佛法就又兴了;如果佛教徒是反抗,灭亡之后永远不会復兴。所以这是好事,都不是坏事,看看佛教徒你是不是真的学!释迦牟尼佛教你修忍辱,教你修布施,教你修持戒,你是不是真干?真干,对了;你是假的,假的应该灭亡。政府是个贤明的政府,他不是煳涂人。所以,学佛一定要依教奉行。你看求真善知识,要有心不住相的,不着声闻缘觉的,虽现尘劳,心清净的,示有诸过,赞叹梵行。我有些地方做得不够、做得不好,人家做得比我好,我要赞叹他,我要劝人跟他学习,我也要向他学习。这是善知识基本的条件。

  「不令众生入不律仪」,这句话,换句话说,决定不会教众生犯法、不守规矩,这是错误。律是法律,仪是威仪,用现代话讲,就是世俗的这些风俗习惯、道德观念、国家的法令规章一定要遵守。国家不许人民聚会这是对的,你看印光老法师早就知道了,他教导我们,佛教的团体不超过二十人。这印光大师说的,《文钞》讲得多,我们都单张印出来劝大家。道场不要超过二十人,容易维持,生活简单,二、三个护法你心就安心了,你不要求人。道场大开销大,你要想办法去巴结信徒,你哪有道心?所以我说印光法师讲这个话,针对我们这个时代,我们必须要遵守。小道场容易维持,心是定的,你才能成就。特别是末法时期,人心不清净,染污严重,心浮气躁,人多很不容易得清净心,所以人是愈少愈好。必须符合国家的政策、国家的法令规章,你就对了。决定不能做犯法的事情,做犯法的事情,不是国家处罚你,对不起佛菩萨。你背师叛道,背师叛道这个罪是阿鼻地狱,所以决定不能做。佛教我们一个方向、一个目标,老实念佛求生净土,这是正确的。

  「求如是人」,即得无上菩提,「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」,无上菩提。《圆觉经》上把善知识基本的几个条件说出来,我们选择老师就有标准了。上面引用的都是经文,下面念老给我们做简单的解释。「彼经示曰」,彼经是《圆觉经》,《圆觉经》上告诉我们的,「欲求善知识,首须求具正知见之人」,正知正见。「何谓正知见?」什么叫正见?「《圆觉大疏》」,《大疏》是註解,宗密法师的,华严宗第五代的祖师,宗密大师。《圆觉经》註解他有三种,《圆觉经大疏》、《略疏》,还有一种,他有三种。《大疏》里面说,「善达觉性,不因修生。抉择无疑,名正知见」。善达觉性,我们看底下念老的註解,「觉性者,性觉妙明也」。真心本来就觉悟,本来就是智慧,真实无量的智慧,它不从外来的,你自性里头本有的。「善能通达」,怎么个善法?只要你不起心、不动念、不分别、不执着,自性智慧就透出来,这叫善达。所谓放下便是,人人都有,一点都不稀奇。什么人的智慧?诸佛如来的智慧,所以佛说「一切众生本来是佛」。释迦是佛,弥陀是佛,你也是佛,他也是佛,大家都是佛。智慧是平等的,德能是平等的,相好是平等的,没有一样不平等。为什么?一切法都是从自性流出来的,它怎么会不平等!就怕你着相。

  所以我题字后头题名,我着了相,这些大善知识叫我不要着相,我感恩他,他提醒我了,真的不要着这个东西。你看到我背后这个华严三圣的像,我非常佩服,这个像你们仔细去看,唐朝人的画。没有题名,也没有年月日,只是画佛像,干干净净,一个字都没有,连名都不留。这叫什么?真正心不住相。现在画这个像,写上自己名字,还要盖图章,还要记上年月日。这个境界跟这个画家就不一样了,这个画家肯定是学佛的,佛门弟子。所以,这个提示我们要重视,心不住相,跟经上讲的完全一样。我们天天读这个经没有注意到,人家当头给我一棒把我打醒了。这是大善知识,这不是普通人。

  「善能通达本有性觉,故云善达觉性。本有觉性,不从外来,非因修得」。惠能大师开悟了,常常给人讲,别人赞叹他,你老人家大彻大悟、明心见性了。他告诉别人,这个事情你自己都有,不是修来的。从哪里来的?放下本来就是。你所修来的是三成、五成,向上一着不是修来的,究竟圆满的智慧德相是你自己本有的,只要把起心动念、分别执着放下就是。放下执着,就是放下见思烦恼,你就证阿罗汉;放下分别,不再分别,你就成菩萨;放下起心动念,你就成佛。都在放下,不在别的。这个道理,佛在经上讲得很清楚,我们自己天天在经教里面钻,迷在文字上,没有真正体会到意思。所以别人来提醒我们,我们要感恩,那不是凡人,那是佛菩萨示现,把我们境界往上提升。这个提升利益太大了,真正到心不住相,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是生实报庄严土,真的叫大幅度提升。到极乐世界,花开见佛悟无生,这是什么地位?《华严》圆教七地以上的地位。所以我们这个世界修行,比起极乐世界还殊胜,这个地方是大起大落。极乐世界是平平坦坦的,有进无退,一生决定圆满,这是极乐世界无比殊胜之处,前面我们都学过。

  「因此正是行不到处」,行不到的意思,就是佛法里常讲的「言语道断,心行处灭」。你没法子说,你也不能想,你一想就错了,想是妄想,说是废话。你不想不说,这个境界就现前,你自己清楚,跟你同一个境界的人清楚。不到你这个境界的人他不知道,到你这个境界、比你高的都清楚,这叫实证。下面,「抉择者,善能分别诸法相也」。抉择不是为自己,为什么?自己没有抉择,空、无相、无愿,大三空三昧里哪来的抉择!这里为什么要说抉择?为一切迷而不悟的众生。你要教导他们,你得看他们的程度,要用很多方法慢慢的把他向上提升。像释迦牟尼佛,有没有抉择?有。哪些抉择?先十二年讲阿含,讲小法,再八年讲方等,这二十年的根基打下去了,跟大家讲般若,讲二十二年,最后八年讲法华,这就是抉择。是为什么?为教化众生的。你要知道分别诸法的法相,你才能教人。

  「无疑者,于第一义而不动也」,第一义谛就是心不住相。「《大疏》曰:言心不住相者,离凡夫烦恼境界,若有少法当情,皆名住相。乃至菩提涅槃,尚不取着,何况世间梦幻境界?故不应住色声香味触法生心,应无所住而生其心。」惠能大师就在这一句开悟的。心不住相,在什么地方下功夫?在色声香味触法,六根对六尘境界不起心、不动念,这叫心不住相,这就是应无所住而生其心;应无所住就是心不住相,而生其心就是为众生抉择法门。众生想回头、想学佛,从哪里学起?你要告诉他,先学小乘,后学大乘,先学做人,再学成佛。人都做不好,怎么能成佛?无始劫来那些妄想分别执着,以及一些习气,都要把它断掉,都要把它放下。心里面贪瞋痴慢疑没有了,你身决定不会造杀盗淫妄这些恶业,绝对不会造。心有贪瞋痴慢疑,才会造恶业,才有嫉妒、傲慢,跟一切众生结不善的缘。「得无住心,即契圆觉」,只要无住,下面是什么?圆满的大觉,你就能得到;心要一住相,得不到了。人要不知道感恩,不但出世间法没分,世间法都没分。我们看到日本江本博士做的水实验,他发现水实验反应出来的图案,最美的是爱跟感恩。这两个意念的反应是非常非常之美,所以他问我,这是不是宇宙的核心?我说没错,真正是宇宙的核心。人不能不感恩,感父母恩、感佛菩萨的恩、感国家的恩、感一切众生的恩。佛教给我们,念念不忘「上报四重恩」,这个恩德比什么都重。最后一条是一切众生对我都有恩,我们生活在感恩的世界,你说多快乐。没有怨恨,没有对立,没有冤亲债主,没有,都是恩人。包括树木花草、山河大地,跟我是一体,念念感恩。这个道理你透彻了,你这感恩的心就生起来。

  「不着声闻缘觉境界。如《称赞大乘经》云:宁在地狱经百千劫,终不发二乘之心。」二乘人什么?自利,不主动的利他。宁愿堕地狱百千劫,我也不学二乘。「从虽现尘劳乃至入不律仪诸句,总之,如《大疏》所示:坏见之人虽不坏行,不堪与众生为其道眼」,这是选择善知识,知见第一,他的行为还是其次,最重要他是正知正见,这是好老师,「虽坏行而不破见,是则人天真胜福田」,真正的殊胜福田。天台大师曾经说过,智者大师,他讲「能说不能行」,他所说的一点错都没有,跟经典讲的相应,跟祖师说的相应,他没有做到,「国之师也」,这个人可以做国师。为什么?他说得不错,跟圣贤、跟佛菩萨讲的没有两样,可以做国师。如果说「能说又能行,国之宝也」,那是国宝级的。他能说到,没有做到,你要听他的话去做,你得好处、你得利益,他自己做到做不到没有关系。由此可知,真善知识最重要的是知见正确,他有一点小毛病,有一点习气,这个无所谓,无伤大雅。

  文人确实有这个习气,不修边幅,很随便,不太拘束那些礼节。他是什么?他自由习惯了,但是他讲的东西讲得好,是真的,这国师;他又能真正能做到的,那就是国宝。智者大师告诉我们的。国宝找不到,能找到国师就不错,他做不到,我们努力做,做到了超过他,这就是教学里所说的青出于蓝,学生超过老师。超过老师是什么?老师没有做到的,学生做到了,这就超过老师。超过老师,老师欢喜,老师没有嫉妒心,老师巴不得学生个个都超过他。为什么?风气才能够端正。社会上好人多了,真干的人多了,这社会有进步,社会祥和,这个社会才长治久安。如果学生都不如老师,老师会流眼泪,为什么?一代不如一代,会走向灭亡;一代比一代好,那走向兴旺。做老师的心、做父母的心,都希望底下一代超过自己,这是真善知识。如果说下一代不如自己,这就不是善知识。下一代不如我,再下一代又不如下一代,这就灭了,这个太可怕了。中国古时候,做官的人戴的帽子,你们看到戏台上唱戏,那是真的,不是假的。从前做官戴的帽子叫进贤冠,后面高前面低,像个台阶一样上去。前面是自己,后头是后一辈、下一代,希望下一代比我高。帽子戴在头上,叫你念念不忘用心培养下一代,下一代超过我,国家才有前途、才有希望。如果我是最高的,都不如我,完了,那就可悲了,这个道理不能不懂。

  「又《大论》曰」,《大论》是《大智度论》,「于诸师尊,如世尊想。若有能开释深义,解散疑结,则尽心敬之,不念余恶」。真求善知识是这种心态。我们遇过,早年我在台湾求学,我的老师方东美先生有人批评他,说他一文不值。哪些人?家乡人,桐城老家的人,他们知道,从小看他长大的,批评他。我要是信了他们的话,不就完了!我说你们的批评,你也没见到,你是听别人说的;我今天跟方先生是每个星期见一次面,我亲眼看见他的。我跟章嘉大师,批评也很多:章嘉大师,政治和尚,他懂什么?你怎么跟他学?跟李老师的时候,出家人说那是四宝,不如法的。如果听这些人的,我们早就完了。夏莲老的会集本,是我的老师李炳南老居士给我的,他的眉註本给我的。我在海内外各处讲这个本子,台湾有反对的,大陆上反对更多。有人给我讲:压力太大,你要不要不要讲这个本子?换个本子讲吧!我说不行,我要不坚持下去,人家一句话就把我送到死的地方去,再不会翻身了,净空法师背师叛道。这个罪名重!无论他怎么样反对,我还坚持,我绝对不背师,我绝对不叛道。你们批评随你们批评,我不放在心上,我不闻不问。我天天讲这部经,天天学这部经,我在它这里得利益;你没有得到利益,你不知道。无论你是持什么理由反对,这个经是老师给我的,我相信老师,我永远感恩老师、纪念老师。

  一直到中国国家肯定这部经了,才没人说话。我看到国家宗教局印净土五经,《无量寿经》就是夏莲居的会集本。国家承认了,国家有智慧,国家聪明。不但我们要坚持弘扬这个本子,为什么?夏老会集,十年工夫,黄念祖老居士註解,六年工夫,带着病。夏老没见过面,念老是老朋友,他大我十几岁,对我非常器重。这两个人的苦心,要没有人出来弘扬,埋没掉了,没有人知道,多可惜。我就是不受李老师的嘱咐,我看到这两个老人对这部经上下这么大的工夫,要不把它宣扬,发扬光大,怎么对得起这两位老人?这部经、这个註解,对末法九千年众生来讲,比什么都重要。所以我今天宁可把《华严》放下,我全心全力来弘扬这个本子。尽我有生之年,一年讲一部,每讲一部大概需要一千二百个小时,真实利益。最真实的利益是我得到的,我的信心决定得生极乐世界。他们两位都往生了,今天这个事情交给我,我决定得生,这我有信心,这是真实利益。所以,求学、修道最重要的一个心态,就是对老师,「于诸师尊」,对老师,「如世尊想」。我们要把老师看作是现在的佛,释迦佛的化身、阿弥陀的化身,我们真正得利益。如果我们把他看作世间普通的人、普通的学者,没有恭敬心,甚至于还有批判,那我们就有罪,你怎么会学到东西?

  我还听到有些同修告诉我,在我身边的一些出家人,听我讲经,他们听的时候心不在焉,下来之后问他,「师父是给别人讲的,不是给我们讲的」。你说我知不知道?我早就知道。现在是民主、自由、开放,父亲不能管儿女,老师不可以管学生。这个时代提倡的是人权,你要严加管教他,你侵犯儿女的人权,你要管学生,你也侵犯他的人权,决定不许可的。所以现在家庭,我们看到很多做父母的人,见到我诉苦,小孩不好教。很多的学校老师来跟我诉苦,学生不好教。我用佛法劝导他,「恆顺众生,随喜功德」,你不随顺怎么办?你今天念师范学校,你到学校去上课,你只有恆顺。你要感觉得良心不安,辞职,不教了。所以我有很多学校聘请我,我不去,为什么?我教不了,学生不听。不如自己关起门来老实念佛,读经、念佛,这个生活多自在,决定往生净土。这个世界什么时候需要,就是大家想要佛法、想要圣贤教诲,我们再来。他什么时候有这个念头,我们再来,叫乘愿再来,不着急在这一世。他不喜欢的时候我们就离开,他喜欢我们就再来。在这个人间也是如此,他不喜欢你,我们赶快离开,喜欢你再来,哪个地方喜欢到哪里去,很自在。天天欢喜,法喜充满,常生欢喜心,这是佛教给我们的,这是学佛最高的享受。世出世间一切法统统放下,一门深入,长时薰修。一条路,西方极乐世界,一个目标,亲近阿弥陀佛,其他不是我们所求的,也不是我们希望的。

  所以听教,我亲近老师能得一点东西,今天想起来与心态有关系。我听讲,老师字字句句是为我讲的,我不以为他为别人讲的,他就是对我讲的。我跟方老师,真的,学生就我一个,他不对我讲对谁讲的?我跟章嘉大师三年,学生也是我一个,我们一个星期见一次面,上一堂课。只有跟李老师,李老师是开了个班,班上同学二十多个人。虽然是一班同学,我上课的时候,老师字字句句对我说的,我全部都把它收下来。没有说是对别人讲的,从来没有这个观念。有些学生怎么会有这种观念?给别人讲的,不是给我讲的,这个观念很稀有。我要不是亲眼看到的,亲耳所闻,你给我讲我都不相信。现在真的,方老师所说的,先生不像先生,学生不像学生。教学要是破产,世界就可怜了,那就是预言家所说的世界末日到了,为什么?教学没有了。

  「若有能开释深义」,佛经里面甚深的意思,能够讲清楚、讲明白「解散疑结」,我们的怀疑,结是我们不能畅通,通不过去的地方,为我们解除了,我们真得受用,「则尽心敬之,不念余恶」,纵然他有什么过失,不要去想这些。这是我们常常说的,劝勉大家,我们人人有个良心,记住,你的心是良心,是非常善良的。你要把你的良心去收集一般人这些垃圾、这些罪孽,放在你的心上,你就错了,你的良心变成造作恶业人的垃圾桶。你是个聪明人吗?聪明人怎么肯把自己的良心去装别人的垃圾?我们要把我们的良心里面装圣贤人的教诲,要装一切善人的善言善行,才能帮助我们提升,才能帮助我们成就。所以,我们对这些人要尽心、要爱护,要向他学习。他有什么毛病习气,有时候是大权示现,凡夫看不懂。他在那个地方度化众生,不同根性的人用不同的方法。四摄法最后一条叫同事,这一条通常我们讲的时候都有一点忌讳,不敢细说,细说怕别人听错了,错会了意思。所以我讲到同事,我都说我们与佛同事、与菩萨同事,我不敢讲与世人同事。世人同事,这个人喜欢跳舞的,你天天陪他跳舞,那个人喜欢打麻将的,你天天陪他打麻将,那叫同事。是不是这样?是的,菩萨可以做。为什么?他要度那些人,你不跟他在一起,你怎么度得了他?跳舞跳得好,人人都羡慕。你从哪里学的?我从阿弥陀佛那儿学的。阿弥陀佛?是,大舞台在极乐世界。这样把他带到佛门里来了,这叫真善知识。打麻将都赢钱,没有一场输的。你从哪里学来?我从阿弥陀佛学来的。有智慧!所以他能够从这个方面把人带向正路,这是四摄法里头最后一个,太高明了!但是你没有这个本事你去学,那你就是被人家,不是你带人,被人家带跑掉了;真有这个本事可以。四摄法末后一条,那是诸佛菩萨度这些作恶的众生,用这些非常手段。所以说是我们看到他作恶,也许他在里面正是要度那些众生,用这些非常手段。所以,我们不能够认为他是恶,因为我们想他的恶,把我们恶的念头拉起来,这是绝大绝大的错误。永远不要记任何人的恶,保持自己纯净纯善。恶的事情不看,恶的言语不听,绝对不放在心上,我们的心才快乐、才自在,纯净纯善,没有恶念,没有恶的印象在里头。

  「如弊囊盛宝,不得以囊恶故不取其宝」。囊是个袋子,是个篓子,这里面是什么?装的是宝。可是这个囊是很破烂的、很不好的,里头装的无价之宝。这个弊囊是什么?这个老师好像有一点或是破戒,不太好的行为,你看到你就不跟他学了,错了。人家一肚子学问,正知正见,你看到一点点,你觉得不满意,你就不学了,谁吃亏?自己吃大亏了。连释迦牟尼佛、连孔子都有人批评,我们亲近那些善知识,不能跟世尊比,不能跟孔子比。孔子、佛都有人批评他,都有人反对他,都有人骂他。我们这些老师被人批评、被人辱骂,我们就受了算了。能解释的解释,不能解释的就点头,你说的都对,可是我还是要亲近,我还是要跟他学习。我决定不能够因为你批评,我就不再去学了,那我到哪里去学?批评的这些人远远比不上老师。所以自己要有智慧、要有抉择,不能因为别人说老师过失,我们就不跟他学,这个亏吃大了,这才叫大错特错。「又如夜行险道」,险道是很危险的小路,「弊人执炬」,这个人不是个好人,或者是个无知的人,不懂礼数的人,没有受过教育的人,他拿着火把在前面走,他给你照路。你因为这个人没有知识,不愿意他这个灯照,你走路掉到坑里头去你不能怪人。这些例子都是告诉我们,记住「人非圣贤,孰能无过」,这孔子讲的。哪个人没有过失?你在世间找一个没有过失的人,决定找不到,有过失的人他也有良心。找一个完完全全的恶人,一个人一生没有一个好念头,没有做一桩好事,也找不到。于是我们对于善知识的观察,对善知识的取捨,心里就有数了。自己亲身感受是真的,别人批评,或者是有意、或者是无意,我们听而不闻、视而不见就好,绝不受这些影响,这就对了。

  「菩萨亦復如是,于师得智慧光明,不计其恶。」佛菩萨在恶道里有没有?有。他要到饿鬼道,他现饿鬼身,他跟鬼和在一起,这就是什么?四摄法里最后一个同事摄。这个人堕地狱了,他要去度他,他一定现地狱身,不现同类身你度不了他。他是个畜生,你去度他,也要现同类身。他变成一条猪,菩萨也要变成一个猪,猪跟猪在一起。他堕到蚂蚁身,菩萨也要变个蚂蚁,跟牠在一起,才能沟通、才能教化牠。佛菩萨寻声救苦,于一切众生现同类身,就像《楞严经》上所说的,「随众生心,应所知量」,不是随自己的意思,随他。这是四摄法到究竟,都是属于同事摄中。菩萨到我们这个人间来,释迦牟尼佛来,一定示现我们的身相。菩萨到中国来,我们所知道的,智者大师,释迦牟尼佛再来的;善导大师,阿弥陀佛再来的。阿弥陀佛再来的,我们至少知道三个,善导是的,永明延寿大师是的,丰干和尚是的。这三个身分暴露了,没有暴露的我们不知道。傅大士,弥勒菩萨再来的,布袋和尚,弥勒菩萨再来的。佛菩萨在中国应化很多,身分没有露的多,身分露出来的少。还是中国人善根深厚,祖宗积德。

  今天说实在话,最近这两百年把祖宗教诲疏忽了。这在古时候,这是不孝,不孝父母,不敬祖先就是不孝父母;不敬老师,佛法是师道、孔孟是师道。不敬老师,不孝父母,那就要受惩罚,灾难是惩罚。虽惩罚还是爱护,父母惩罚儿女,哪有不爱护的道理!老师惩罚学生也是爱护。对祖先要有孝顺心,对老师要有诚敬心,我们才真正能学到东西。所以最好是,真正学佛,心里不能有恶念,不能有恶言,不能有恶行。凡是一切不善的统统放下,别人说也不必理会,永远保持自己的清净平等觉,就对了。对于一切心行不善的人,原谅他,决定不要计较。我们被人伤害,还得感恩他,为什么?替我消业障,这都是真的。我感恩他,我的业障就消了,我要是跟他计较,要跟他辩驳,将来还要报復,那麻烦大了。为什么?极乐世界去不了,要跟他在这个世界上生生世世冤冤相报,搞这些把戏。这个把戏双方都痛苦,何必?所以,用感恩的心情我们大幅度提升,他来帮助我们提升,成就我们忍辱波罗蜜,好事,决定不是坏事。「是故彼经结云」,经上的总结,「求如是人,即得成就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」。你能够亲近正知正见的人,他的行为不要去管他,正知正见你就能得到无上菩提。「盖谓如是之人是真善知识。于真善知识能知能求」,你能知道这个人真善知识,你能跟他求学,「故必证菩提」,你决定成就。

  底下一段,「《大疏》又曰:但令善事明师」,这个明不是名气大,名气大未必有真学、实学,这个要特别注意,不要被名气误了自己。佛经里讲明师是光明之明,这明是什么?有智慧,真正有智慧、真正有学问,你去请教他。「明师必自临事指示」,这个老师教你,他一定有善巧方便,帮助你开悟。「亦同善财于文殊处发菩提心已,问菩萨行。文殊亦不具说,但令亲近善友,遂指德云比丘,展转令往矣。」这是善知识的善巧方便,善财童子他的老师是文殊师利菩萨,他在老师会下得根本智。根本智是什么?就像惠能大师在五祖会下成就的一样,明心见性,这个他得到了。再向上,老师叫他去参学,不必住在我这里,在我这毕业了。为什么?你有能力分别是非善恶,你有这个能力,有这个能力之后,人人都是老师。善人,跟他修善;恶人,看到他恶行,自己反省有没有,有则改之,无则嘉勉。善恶统统是老师,没有一个不是老师,成就你无量智慧。五十三参真的是如此,里面代表作恶的,胜热婆罗门愚痴,甘露火王代表愤怒,代表贪瞋痴,还有一个伐苏蜜多女是妓女,代表贪。这三个代表贪瞋痴,善财童子都要去参访。你看参访这三个人,善财童子有礼敬,礼敬诸佛,没有赞叹。参访任何一个老师有礼敬、有赞叹,只有这三个人有礼敬,没有赞叹,你细心看。为什么没有赞叹?因为他们所表现的与性德不相应,一般人不可以学,要引以为戒就对了。不能学贪瞋痴,要能从这个地方回头,那就成就了,大成就。这三个人是什么人?都是诸佛再来的,示现的,用这种方法度化那一类的众生。必须用这个方法,不用这个方法你就入不了他的氛围,你就没有办法跟他接触,用这种手段。入到他们境界,善财童子感觉得清凉自在,诸佛菩萨示现的。

  所以善财这毕业了,问菩萨行如何落实?落实在生活,落实在工作,落实在处事待人接物,真学问。文殊菩萨没有跟他说,叫他去亲近善友,完全开放了。没有开悟之前不可以离开老师,开悟之后,老师不会让你在他那里多住一天,一定叫你出去参访。没有开悟之前,只听老师一个人的,什么人讲的东西不能听,什么人的书籍不能看,规矩非常之严。开悟之后完全解放,你什么都可以看,什么都可以听。为什么?你只有得利益,你不会迷惑的,你有这种能力。你看得多、听得多、接触得多,你就什么都知道了,无所不知。般若无知,无所不知。古时候教学都用这个方法,我到台中亲近李老师,李老师对我用这个方法。跟他见面,在座的还有一些人,我记得是在慈光图书馆客厅,客厅不大,大概只有我们摄影棚这么大。老师就跟我提条件:你要想跟我学习,拜我做老师,我有三个条件,你能接受,你留下来,我教你;你不能接受,你就另寻高明。哪三个条件?我没有问,他自己说了。第一条,从今天起,你过去所学的,不管是章嘉大师教的,方东美先生教的,乃至于你是,我一概不承认。李老师不承认,一切从今天从头学起,你跟我学,我教你。从头学起,第一个条件。第二个条件,从今天起只能听我一个人讲经,任何人讲经不准听。第三个条件,从今天起你所看的这些文字,没有得到我许可的不可以看,连佛经都不可以。这条件很苛刻,好像老师目中无人,狂妄自大,我从来没有接触过这么一个人。可是想了一想,到这儿来了,而且朱镜宙老居士介绍的,不是普通人。老居士跟李老师同年好朋友,告诉我,对佛学、对儒学很深的造诣。忏云法师推荐、介绍我的。我这一想,好吧,接受,三个条件都接受。接受之后,老师说了,有期限。他说有期限的,多久?五年,五年必须遵守。五年之后,你学成功了,就开放了,你什么都可以看,什么都可以听,五年之内不许可。

  实在讲,我在那里三个月效果就出来,为什么?头脑清净了,不能看、不能听,就听他一个的,就单纯了。心清净就有智慧,真有效果。才晓得这个方法妙,他怎么想出来这个办法?半年之后,我就服了,一点疑惑都没有了。五年之后,我就向老师说,五年期满了,他说怎么样?我说老师,我再干五年。他就笑了一笑,我再遵守五年,我遵守这个方法五年。以后就开放了,你什么都可以看,什么都可以听,为什么?你有能力辨别是非邪正,你不会上当。为什么先不让你看?你没有这个能力,你看这个也好,那个也好,你很容易分心,很容易迷失方向。所以这叫什么?师承,中国古时候讲师承就是这个。

  一直到好像是一九九七年,我到新加坡,遇到演培法师,这也是个讲经说法的法师,他讲唯识。我们也是老朋友,因为都是讲经的,特别亲切。他请我到他的道场对他的信徒讲开示,一个小时。讲完之后,他接待我,请我吃饭,我们就聊天,聊到李老师当年我跟他见面这经过的情形,他就笑起来了。他说他很小出家,做小沙弥,跟谛闲法师,谛闲法师也是用这个方法教他,也是这三个条件。我才恍然大悟,原来不是李炳南李老师的专利,才知道中国世世代代祖祖相传就这个。你对老师不服,不听话,人家教你干什么?白教的。完全相信,没有二话好说,条件先讲好。可是,演培法师没有成就,为什么?他开小差逃了,没有告诉老师就跑掉了。跑到厦门,他去亲近太虚法师,太虚法师在那儿办佛学院。真可惜!他要是不离开谛闲法师,他是天台宗下一代的祖师。所以这不告而别,这样走的,很惋惜。我们才完全明白这个道理,我说我还不错,老师五年我还加了五年,根才扎得稳。现在找这个学生找不到了。你想你提出这个条件,你有什么了不起?比你高明的人多得是,我何必要亲近你,受你的约束?没有了,大概师承可能到我这一代就为止,后头再没有了。谁能受得了这三条?好,今天时间到了,我们就学习到此地。

 录入:清净愚人 
  • 《轻松学佛法》(www.qsxff.org) ©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Email:qsxff@qq.com
  • Powered by laoy! V4.0.6